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/ 案件警示

融安县公安局泗顶派出所原所长韦昌飞违纪违法案例剖析

发布日期:2018-10-11 发布人:管理员

【每周一案】第20期:保护神充当“保护伞”,执法者沦为阶下囚 ——融安县公安局泗顶派出所原所长韦昌飞违纪违法案例剖析
来源:柳州市纪委监委

  “把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和基层‘拍蝇’结合起来,深挖黑恶势力‘保护伞’。”2018年1月中共中央、国务院发出《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》要求,严厉打击黑恶势力“保护伞”。但是,在当前执纪越来越严的形势下,仍有少数党员干部心怀侥幸,顶风违纪。融安县泗顶派出所原所长韦昌飞就是典型的案例。

   2016年初至2018年春节前,韦昌飞利用职务上的便利,放任涉赌人员在其辖区内赌博牟利,为涉赌人员提供非法保护,多次非法收受他人财物,共计21.2万元,其行为构成受贿罪,且数额巨大。2018年6月19日,融安县人民法院依法判处其有期徒刑4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。该案件向社会公开后,在群众中引起了强烈反响。 


执法犯法,甘愿沦为赌场“保护伞” 

   

  2016年1月,受到组织委派,韦昌飞到泗顶镇担任派出所所长一职,因曾经在泗顶镇工作过,便有许多“老朋友”纷纷到所里聊天、“叙旧”,黄某某就是其中的“老相识”。一天,黄某某找到韦昌飞,提出想在泗顶街开设“赌码机”,请求“关照”,声称场所很隐蔽,不易被发现,当即塞给了韦昌飞2万元人民币,并承诺每个月再给“关照费”1万元人民币。面对诱惑,韦昌飞动心了。抱着侥幸的心理默默收下了这笔钱。之后连续几个月,黄某某通过手机银行转账,先后汇入“关照费”6万元人民币。韦昌飞收到黄某某所送总共人民币8万元的“关照费”后,放任其在泗顶镇管辖范围内长时间聚众赌博。 

  一时间,“要‘关照’,找所长”成为当地涉赌人员心照不宣的“潜规则”。韦某某、黄某某等人找到韦昌飞,提出想开设赌场,希望韦昌飞不要主动出警巡逻,并承诺给予他一定的好处费。韦昌飞在心里暗暗盘算:“他们只要求我不主动出警巡逻,又没要求我给他通风报信,有举报走走过场,既不影响工作又能捞点钱,与人方便就是与自己方便,何乐而不为?更何况这都是一对一的交易,收的这些钱神不知鬼不觉,只要双方不认,就不会有事。”当贪婪的欲望日益膨胀,伸出去的手再也收不住了。侥幸的心理让韦昌飞选择再一次铤而走险,默许了他们的要求。之后,为了答谢“关照”,韦某某、黄某某分别送给韦昌飞“关照费”5万元和4.8万元。 

   

掩耳盗铃,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   


  在这些赌场老板的眼中,韦昌飞作为一个镇派出所的所长,“权力大、有能力、好讲话、肯帮忙”,只要经他同意开的赌场,都会平安无事。为求得韦昌飞的保护,赌场老板们纷纷给韦昌飞送钱,而韦昌飞则对这些来自赌场的黑钱逐一笑纳。在潜规则之下,韦昌飞早已被金钱腐蚀了警魂,彻彻底底做起了“双面人”。表面上工作兢兢业业,实则与涉赌人员暗度陈仓。为了确保赌场平安,他采取无警不出、有警亮灯出、疏于打击的方式,巧妙的应对,使得当地赌场一度盛行,造成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。 

  作为一名警察,韦昌飞理应对赌博场所依法进行打击处理,但收了“保护费”之后,他竟以“抓不到人”的辩言来推脱责任。明人都能看得出来,不愿抓是真,想收钱是实。 

  除了甘当赌场“保护伞”收受上述钱财外,韦昌飞对前来“讨好”的“朋友”送的礼也是来者不拒,这些人打着“拜年”“过节”等幌子上门送礼、送钱共计3.4万元,韦昌飞都一一收下了。韦昌飞已然被欲望之火吞噬而不自知,他错误的将这些认为是正常的人情往来,甘愿被“围猎”。 

   

重拳出击,涉赌人员背后“靠山”终倒塌 

   

  2018年3月,融安县纪委监委接到群众实名举报,反映融安县公安局泗顶派出所所长韦昌飞在任职期间,利用职务便利多次收受“关照费”,放任涉赌人员在其辖区内赌博牟利,为涉赌人员提供非法保护等问题。堂堂一名人民警察居然被举报,这是有人蓄意报复还是另有隐情?融安县纪委监委迅速组织成立调查组,对举报问题进行核查,并很快掌握了部分违纪事实。调查发现,韦昌飞任职期间,泗顶镇赌博现象屡禁不止,特别是逢年过节,不法分子紧盯外出务工人员的腰包,开设赌场非法牟利,群众频繁举报但不法分子却仍逍遥法外。 

   3月29日,融安县监委对韦昌飞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立案调查,并采取了留置措施,打响了融安县扫黑除恶专项工作的第一枪。4月17日,经融安县委同意,县纪委监委对韦昌飞解除留置措施并作出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同日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。 


自食恶果,幡然醒悟悔之晚矣 


  韦昌飞利用派出所所长职务之便,为涉赌人员撑开了一把无形的“保护伞”,将自己20年警察生涯毁于一旦,令人扼腕叹息。在他的眼中,利用职务便利为赌场老板“遮风挡雨”,就应该享受应有的待遇。韦昌飞对党纪国法无知无畏,党性丧失、底线崩溃,导致他思想脱缰、行为失控,贪婪如洪水猛兽般汹涌肆虐,把人民赋予的权力当做谋取个人非法利益的工具,将手中维护一方社会治安的权力变为生财手段,最终让他的人生彻底崩盘。 

  “我悔之当初,无以言语。我愧对组织对我的培养与厚爱,愧对头上的警徽,愧对父母妻儿。我愿意承担责任,积极配合组织调查,自愿退出赃款。”接受调查期间,韦昌飞多次写下了思想认识,留下了悔恨的泪水。 

  可惜,这些醒悟都来的太迟了,在他一次次毫不犹豫的收取赌场老板们的“关照费”的时候,在他一次次见利忘义、装模作样的时候,在他一次次“巧妙”出警为赌场老板通风报信的时候,就早早注定了他今天自毁前程、自食恶果、沦为警界败类的结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