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/ 时代楷模

黄祖彪:有担当能战斗的老兵

发布日期:2014-8-27 发布人:管理员

 

黄祖彪:有担当能战斗的老兵

时间:20140806 来源:凤山县纪委 作者:龙群昭

 

守土有责,是兵的担当;来之能战,战之能胜,是优秀战士的素质。

  “老兵”常说,经过军队大熔炉锤炼、呼吸过战火硝烟的老兵,对困难、挑战、诱惑是具有免疫力的,因为他身体里流淌的是革命军人的血液,骨子里透着军人的硬气。

退伍老兵黄祖彪,工作前在中越边境当炮兵,退伍后一直坚守在反腐倡廉一线。面对疑难案件,他从不退缩;面对各类违纪分子,他总有办法对付;面对各种诱惑,他把持得住。

  因为,他是纪检监察队伍的老兵。

守土有责——老兵的坚守

 

  老兵从部队退伍二十多年,也在纪检监察队伍工作二十多年了。二十多年来,他像一名边防战士一样,默默地坚守着在纪检监察工作一线,坚守着党纪政纪的红线。在他的视线里,绝不容许任何人越过红线一步。

  在凤山县纪检监察系统,他属于“元老”级的人物。在同事眼里,他是队伍里可以信赖的老兵;在领导眼里,他是战场上可以倚仗的老兵。老兵经验丰富,当过兵,呆过乡镇基层,在纪委监察局里“混”过多个科室;老兵能文能武,在办公室、宣教室能“指点江山,激扬文字”,在案件检查室  能征善战。

  从事纪检监察工作时间长了,老兵的朋友常戏谑地称他“黄纪检”,他一笑置之,不以为忤,甚至引以为荣。

  老兵从1988年就是一名副科级领导干部了,但近二十年一直原地踏步,老兵从未有过任何怨言。家人偶尔跟他提起纪检监察系统里谁改行到哪个好单位了,谁又提拔了,言下之义是劝他换个好单位,或者想办法“进步进步”。而老兵总是说,组织上让我留在这里,说明这个战壕还需要我,还有我的立足之地,这就够了。直到几年前他被提拔享受正科级干部待遇,也未见他喜形于色。

  

  守土有方——老兵的担当

  

  在一个系统一干就是二十几年,而且从不懈怠,是什么让老兵如此坚持?

  老兵常自豪地说:“我是纪检监察的一名老兵,只要还在这个队伍里,我就要值好班,站好岗。”

  二十几年来,老兵无论在什么岗位,都尽职尽责,出色地完成工作任务,充分体现了一名老兵的担当精神。特别是在办案工作中,老兵敢于碰硬,迎难而上。

  在一起贪污挪用公款案的办理中,外围调查工作结束,案情基本查实,即将对当事人采取措施时,老兵受到了各方面的压力。有人劝他:算了,犯不着给自己找难题。但老兵坚持查办到底,最后当事人被严肃处理。

  很多时候别人都觉得老兵有点“迂”,甚至有点不近人情。亲戚常抱怨他从不为自己人着想,有什么事需要他出面帮忙,他总说自己是纪检监察干部,不能利用个人的影响为亲人谋求利益。就是接送女儿上学,老兵也从不用单位的车辆,有时宁可搭乘公共汽车。很多时候,有人给他送钱、送礼及许以各种好处,请求老兵在办案或其它事项中给予照顾,老兵都坚辞不受。

  在老兵那里,没有人情案、关系案。在长期的办案工作中,他力争不放过一个可能成案的线索,不放过任何违反党纪政纪的行为,一丝不苟地守护着纪律与违纪行为的边界线。

  在工作中,老兵还充分发挥带队大哥的作用,在队伍中起到传、帮、带的作用,帮助年轻人快速成长,带动了该县纪检监察干部队伍的建设。

 

“高光”时刻——老兵的“荣耀”

老兵常向来低调做人,踏实做事。历经多个岗位,始终脚踏实地,干一行爱一行,工作精益求精,从不抱怨,从不懈怠,从不仗着“老资格”放松对自己的要求,更从没有躺在成绩上睡大觉。

老兵酷爱读书,除了办事、出差,就“宅”在办公室里,翻读着厚厚的业务书籍,他的书柜里,全是业务书籍,有十几二十年前的旧书,也有新买的。接触他的人都说,老兵不光像兵,更像一个学者,他厚厚的镜片背后那双眼睛,透着睿智。

  老兵常说,党的政策不断调整,形势不断变化,工作内容日新月异,不能光凭经验工作,要真正做到与时俱进。

  老兵办案经验丰富,办案成果丰硕。在县内主持办理了多起大案要案和复杂案件,是凤山县反腐倡廉案件查办的一根标杆。多次被抽调参与河池市重要案件的查办工作。在一起大案要案的查办中,违纪对象坚不吐实,案件陷入了停滞。老兵接触案件后,深入分析案情,摸透违纪对象的心理特点,与其斗智斗勇,终于撬开了他的嘴巴,使案件取得重大突破,得到自治区专案组领导的好评。

  由于在案件查办工作中的突出表现,老兵被评为全市纪检监察系统案件查办“优秀工作者”并荣立三等功;三年前,老兵又因为在纪检监察系统工作时间长,表现突出,被河池市纪委授予银质奖章。

  这是向来低调的老兵的“高光”时刻。但是,老兵从不炫耀,从不主动说起,还是像以前那样坚守着自己的岗位。

  孝老爱亲——老兵的愧疚

 

  在家人眼里,老兵的世界天大地大,工作最大,工作一忙,时间没有白天黑夜之分,吃饭没有中餐晚餐之别。家里经常不见老兵的人影,他不是出差,就是下乡,或是泡在办公室里加班。长期如此,家人便也习以为常了。

  老兵并非不近人情。他常说起小时候母亲靠纳布鞋、缝制衣服养家糊口、供自己上学;在乡下工作时在两个乡之间频繁往返,照顾病重的父亲,语中饱含深情和愧疚。对女儿,老兵也不时自责照顾不周。笔者曾随老兵到河池市办事,公事办完了,才接上在市里上学的女儿去医院看病。看老兵在医院跑上跑下求诊买药,十足的慈父派儿。

  工作忙时,老兵对家人就会冷落了家人。前年,老兵到市里参加办案工作两个月,期间就没到学校见过女儿一面。女儿一打电话,他就说忙。把女儿气得在宿舍里哭了起来。

每当提起家人,老兵在愧疚之余,也会感激于家人的理解和支持。“因为他们是老兵的家属”,老兵动情地说。

  这就是老兵,有责任、有担当,在纪检监察战线上坚守的老兵。

  老兵还在坚守着。